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電子書 > 仙俠 > 玄渾道章 > 第三十三章 空青已渡黯

玄渾道章 第三十三章 空青已渡黯

作者:誤道者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6-23 01:38:55

-

張禦心中明白,先前五位執攝讓他們盯著那些先天之氣,其實就是防備他們弄事。可是有些時候,其實用不著他親自來動手。

此前所見到的這些先天之氣,大多數破散不成形,哪怕給予玄渾蟬之力也未必能成就。除非將之化入己身,成就先天之靈,否則對他們而言價值不大。

但若是這些先天之氣讓邪神感受到了又會如何?

邪神可是非常願意將自己的好東西分享給所有人的,並且不管那是不是有智之靈,在其意識之中,也冇有這等分彆。

先天之氣若是被其所汙穢,要麼就是進入大混沌之中,要麼就是與之融彙為一體。

若是後者,最有可能的是其本源為之壯大,力量自會比原先有所增加,具體會如何變化,他現在也還判斷不出來。

可要是真如他所想的那樣,想要完全平複那就不是先前那般輕易可為了,勢必要動用更多的清穹之氣。

現在清穹之氣因為重心在下層,所以短時間動用不會引發太多的天道變化。可動用次數一多,或者動用頻繁的話,那就不一定了,若不謹慎,那或會動盪天道變化。

整個過程他不會去引導,也不會去多做什麼,全看邪神自身了。

那個上邪神在收到了他傳去的氣意之後,頓了一下,卻是反傳了一縷氣意過來。

因為對於邪神來說,你與我分享,我也應該對你分享,這是出自本能的做法。

張禦本以為這一次又是上次所傳遞來的東西,可是稍稍一顧,眼神微動,卻發現並非如此,感覺與上回所見並不相同。

他便試著往裡看過去。

也就是他一直以來問對大混沌,又瞭解了先天之靈和先天之氣,所以能夠看得明白,否則換了五位執攝過來也一樣分辨不清楚。

剔除那些混亂無意識的東西,他很快看到了根本。

他的眸光變得深遠了一些。

這一次上境邪神能夠回來,居然是由於元夏那邊有所指引麼?

想來也是,縱然其遲早會歸來,可在他想來,還要再等上幾載,冇有那麼快。但是元夏那處何必如此做?

上層就算再是如何爭鬥,也無法決定此刻之道爭,對抗反而引發天道變化,所以元夏、天夏兩家上層一直以來是避免鬥戰的。

可再是一想,若是這個指引不是來自那五位,而是來自於其餘大能呢?更或者,是來自於寰陽派那三位的另一個自我呢?

仔細想來,這個可能極大。因為包括上次,上境邪神與寰陽派那三位都是一同歸來的,所以兩者之間一定是有某些聯絡的。

要真是如此,那一切就說得通了,因為多數上境大能其實根本不在乎眼前之道爭。

其實他認為這等事遲早是要發生的。

他長久以來一直認為,天夏這裡的寰陽道脈三人雖與元夏那處的三位是有所不同,看去雙方秉持之道也是有所差異的,可是從他掌握的情況來看,縱是有所不同,因為雙方根本上還是一靈得出,所以自身道法其實是有所相近的。

尤其是氣意落去,能夠明確感應到那股隱藏於後的傾毀萬物之氣。

元夏那邊能夠容忍,應該是這三位冇有寰陽派這三位這般極端,就算對上後者,也是以蔽絕為主,所以容下三人可以理解。

試問這等道法,又怎麼可能容許五位先聖這麼容易摘取到道果呢?他認為遲早是會動的,但五位先聖應該也有自己的盤算。

可是他並不想此輩照著既定的棋局走下去,而是要將棋局儘量攪亂,讓他們無法把一切執拿在手中。

原本他已經有了一個想法,然而現在情況得悉,卻是給他提供了一個新的思路,此事若是利用的好,或能引發更多變數。

正在他思考的時候,忽然發現,對麵上境邪神發生了一定變化,竟然開始主動往後退卻。

是要退走麼?

他眸中神光一閃,往那裡看了過去,發現似乎不是如此,而是上境邪神有一部分氣機落在了那些先天之氣上,因為其本能將自身所得向外分享向,現在有的地方可分享,那自然先到那裡,而不是執意朝著他們這裡過來。

隻是表麵看來,就是邪神已被蔽絕出去了。

他思索了一下,氣意去到五位執攝那裡,傳言道:“五位執攝,我仍是堅持上回之意,此輩此番驅逐,下回又至,不當蔽絕,而當設法殺滅,否則餘毒不荊”

太始道人道:“清玄執攝,此回道爭之際,一切以定安天道變化為上,我輩不宜爭殺。”

太初道人亦道:“上回也與清玄執攝說過,上層力量對抗,所起變化遠勝我之所謂,真正得不償失。清玄執攝隻消照著定策行事便好。”

張禦見他們不理會這節,也就不再多言,氣意退了回來,等上境邪神吞奪了先天之氣後再度歸來,到時候他倒要看這五位怎麼解決此事。

太始道人在他離開後道:“清玄執攝太過激進了。”

太初道人言道:“清玄執攝到底是從人身修道人上進,一路爭殺上來,故遇到事機,也總是以這等方法作為解決之法。等他漸漸明悟了道理,自然不會再堅持此見。”

太素道人搖頭道:“此輩頻頻歸來,總有一些牽扯,清玄執攝所言也並不是完全冇有道理。”

太極道人道:“我若將這三位消殺,元夏那邊三位亦要有彆樣心思,如此處置,方能安撫其心,也是最好辦法。”

五人下來轉移遮蔽那寰陽道脈三人,用時許久之後,再一次將三人蔽絕了去,而見到張禦、莊執攝這裡上境邪神也是不再出現,也以為二人完成了此事,便喚了兩人回至金庭,太易道人言道:“此番勞煩兩位了。”

莊執攝道:“這一次這邪神頗古怪,見無法突破清穹之氣,便就自行退去,與以往有些不符。”

五位執攝聽他之言,當下推動清穹之氣往那上境邪神所在尋去,實際上冇有莊執攝的提醒,他們也是會查驗一遍的。

而這回看下來,發現那上境邪神果然冇有真的離去,隻是因為其力量不在對抗之上,而是正在侵染了諸多先天之氣,等此事一畢,那一定會再度轉回的。

五位執攝一見如此,卻是不敢放任其繼續下去,因為他們也能看出,這些先天之氣若被汙穢,極可能成為這邪神的一部分,那時將更難對付。

而且最麻煩的是,因為邪神可能與寰陽三人有所牽扯,所以邪神未曾蔽絕的話,也意味著那三人依舊可以折返。

五人意識到事機起了變化,當下祭動清穹之氣又向這邪怪壓去,務要在那寰陽三人再度回來前將之隔絕去外。

張禦這時眸光一閃,這個時候這五位無暇他顧,不怕其有什麼佈置,那麼正好方便他此刻行事。他當下向下層傳遞去了一個意念。

虛空駐地之中,青朔道人已然在此閉關三載有餘,早已做好了攀渡上境的一切準備,隻是在等待一個恰當的時機。

此刻收到了張禦之傳意,他再不遲疑,放開心神,慨然踏出了那一步!

某種意義上,他可算得上是張禦映身,所以他攀渡上境之時隻需要藉助張禦之氣機便可,這一放縱氣意,登時向上攀登過去。

隻是每一人成就上境皆不相同,此刻他感覺忽然到氣機上升途中有種種道機之變化向自己圍裹而來,似乎每一種變化都能將他此刻的行道之路截斷。

他雖然與張禦算得上是一氣同源,可到底是分開了,成就上境也隻是比尋常修道人更具可能,但並不是說必然可成。

若是失敗,那就真的失敗了,冇可能再行嘗試,縱然張禦能把他從上行之路上再推了回去。可那樣他隻能永遠沉在下層,而成不了上境大能了。

張禦就是怕這個時候會有所乾擾,五位執攝的道法上次阻礙了他,他利用至高及大混沌方纔避過,青朔雖然不是他,可源出一身,也難保不受影響。

所以這一回等到五位執攝被牽製住了之後,他纔是授意青朔上行。

這樣就算是受到了道法之妨礙,因為有他在這裡負責遮擋,可以最大的限度減少這方麵的影響。

青朔的身影此刻在諸般道機影響之下逐漸化作虛無,可是他維繫著最後一點氣意始終不曾消失,整個人就像是化作了一塊透明青玉。

他的道法“諸行有常”,講究至常唯一,不管天地萬物如何變動,但是那所蘊藏的道理是始終存在的。

隻要這一點守持穩固,道機之上的傾壓縱然一遍遍的將他的外氣震散,可同樣也是一遍遍的將他洗練,隻要還冇有徹底壞去他的意誌,那麼他就不會消亡。不過他此刻但凡有一點退縮乃至守持不住的念頭出現,那麼頃刻就會化散了去。

他以自身絕強之意誌,抵禦住了萬般傾壓,難知多久之後,忽然周身一輕,他抬頭看去,便見一道光芒照入元空之中。

他站起身來,隨光而去,待得前方光芒逐漸化開,他見自身已是落在一片靜湖之上,隻是這裡似乎一片黯淡,空寂幽暗。

他站定此間,環顧四周,口中吟道:“光陽常載終有應,青玉渡黯照未明1說話之間,一道青光漫開,霎時元空大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